法官夜间执法,“老赖”在自家饭馆酒桌上被堵个正着

从华灯初上到月光昏晕;从喧闹饭馆到乡村小道;从呼气结霜到寒气凛洌……

年末的夜晚,执行法官们异常忙碌。

那些遭欠薪的打工兄弟,那些多年要不回钱的申请人,那些期盼着正义的人……他们的眼神、他们的需求、他们的希望……

“我们决不能辜负!”海淀法院执行法官郑重承诺。

为了抓住那些和法院“躲猫猫”的“老赖”,执行法官工作时间从白天8小时变成了一天的任何时刻。

特别是在夜里,“老赖”们也要休息,便放松了警惕。所以,法官们顶着严寒,频频在夜里行动起来……


法官夜间执法,“老赖”在自家饭馆酒桌上被堵个正着

“老赖”在自家饭馆酒桌上被堵个正着

12月17日晚上7时半,四合院式的饭馆、“老葛家小院”门前亮起的红灯笼格外显眼。

一辆警车已经停在门口十多分钟了。坐在车里的执行法官杨哲一直在观察:院内传菜的身影不断,生意还挺红火。“走,进去看看!”杨哲做出了判断,带着助理储志蕊走进了饭馆。

杨哲他们可不是来吃饭的,而是因为这家饭馆的老板“犯事”了,犯的还不止一起。

原来,某公司仅在海淀法院就牵涉6起案件,案由分别是劳动争议纠纷及买卖合同纠纷。法院判决该公司支付相应款项,但其拒不履行,相关当事人向法院申请了强制执行。

分到杨哲手里的共有4起案件,标的最大的一起是被执行人拖欠供应商货款69万元,其余3起案件都是拖欠员工工资,总共需支付4万多元。

最初,公司的法定代表人葛某还会接法官电话,还能代表公司来法院谈和解,69万元的案子,就是经协商和解。

但是,据申请人后期反馈:虽然葛某与自己在法院达成了和解协议,但实际上根本没有按照协议履行还款义务。另外3起案件也是毫无履行的动静。

再后来,杨哲拨打葛某的电话,就只剩下“对不起,您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的回复了。

阅读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