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情未绝:番外篇之忘羡情无限(二百八十七)不见了

隔了两日一夜未见,两人都是极度想念。

门一关,都没来得及点灯,“咚”的一声,魏无羡就被扑倒在了床上。

黑暗中,一双有力的手紧紧抱住了他,那早已熟悉的温热而饱满的唇覆在他的唇上,魏无羡瞬间沦陷。

沉沉密密的爱恋爆发式地落在了他身上,除了感受彼此的火热,他再无瑕做任何的思考。

“蓝湛,我想死你了。。。”老祖呢喃着。

“魏婴,我也是。”

喘息声重。

彼此纠缠着,不依不挠,无休无止。

一室旖旎。

良久。

屋内盈满暧昧的气息和淡淡的檀香。

魏无羡慵懒地躺在蓝忘机怀中,浑身脱力,从指尖软到了头顶,懒洋洋的连手指都不想蜷缩一下,只是将头埋在他胸前,用脸去摩挲着他身上的烙铁印,听着他如撞鹿般的心跳。

“蓝湛。。。”

“唔,魏婴。”

“你昨晚不来看我。”

“我想来的,可是。。。”

“怎么了?有事?”

“嗯。”

“何事?”

“魏婴,等下说。”

“好。”

没什么比现在的静谧和魇足更让人迷恋的,魏无羡此刻也不愿去想其他的事情。

他只想在他的温柔中沉醉,除了说情话,便什么也不想说,什么也不想做了。

这样交缠着又安静地躺了一会,蓝忘机轻抚着他散落下来的乌发,低声道:“魏婴,叔父生气了。”

“啊,为何?因为我回云梦吗?他不是答应了的嘛?”

“不是。”

“那还有何事?”

“兄长不见了。”

“你大哥?不见了?”魏无羡猛地抬起头,错愕地望着他。

“嗯。”蓝忘机点点头,又亲亲他。

“可是,怎么会这样?什么时候的事?”

“昨日你走,兄长知道了,就问了我,我告诉了他,然后。。。”

“你告诉他江澄要去游猎,所以我回莲花坞?”

“嗯。”

“然后他就不见了?没有跟你说一声?”

“没有说。晚间便不见了他,叔父大怒。”

“知不知道他去哪了?“

“今晨给我发了传讯蝶,说他去找江晚吟了。”

“啊,他果真去找江澄了?”

“嗯。”蓝忘机又点点头。

“好个泽芜君啊,不错不错。”魏无羡笑了。

这么个结局,虽是他没料到的,但他很喜欢。

这个“大逆不道”的蓝曦臣,才更有烟火人情味。

“叔父气坏了。”蓝忘机又道。

那当然,离婚礼不过一个把月了,新郎却不见了。

“那怎么办?”

“他让我叫兄长回去。”

“你叫了吗?”

“没有。”

“呵,蓝湛,长进了啊,敢对抗你叔父了。”魏无羡喜道,又奖励性地亲了下他的下巴。

“兄长,他有自己想做的事情。”

“对啊,为何要强迫他去娶一个他不喜欢的人呢?”

“是。”

“所以,现在叔父的气都发在你身上了吧?”

难怪昨晚不敢来,一定是被骂了一晚上。

“不要紧。”

对蓝忘机来说,为了兄长,让叔父出出气有什么关系呢?

“那你今日怎么来的?”

“我偷偷来的。”

说毕,又被亲了下,鼓励他做得好。

“那要是又被叔父发现了怎么办?”

“再骂一顿。”

啧啧,这两兄弟,真是骂也骂不怕了。

“可怜的蓝湛。这又不是你的错。”

“可是兄长不回来,没办法对周家解释,还有,喜贴都已经发出去了。叔父真的很为难。”

“那是他开始就做错了。”

“可是叔父也是好意。。。”

“蓝湛,你不要老是帮别人说话,你想想你自己啊,兄长的事情,错不在你,叔父责怪你是不对的。”

“可是。。。”

“蓝湛。。。好啦,不要紧的,事情总会解决的,不要担心,好不好?”

魏无羡将身子往上靠了靠,对住他的脸。

那沉隽清雅的面容,流光溢彩的浅色眸子,在黑夜中,焕发出沉静而热烈的魅力。

他紧紧贴住他,又将手伸到他的后背,一下一下轻轻拍着,“好了,二哥哥,你昨晚必没有睡好,现在好好休息下,别想那么多了,可好?”

“嗯。”蓝忘机乖巧地点点头,“可是魏婴,我须早些回去。”

“为何?”

“我怕叔父找我。”

“好,那你睡,我早些叫你。”

“嗯。”他闭上了眼睛,将脸埋在了他的颈项间,温顺得像个孩子。

在他的轻抚中,极快地堕入了深沉的睡眠。


「魏无羡」陈情未绝:番外篇之忘羡情无限(二百八十七)不见了


「魏无羡」陈情未绝:番外篇之忘羡情无限(二百八十七)不见了


「魏无羡」陈情未绝:番外篇之忘羡情无限(二百八十七)不见了

阅读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