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上联只有五个字,但近千年来,只有两个人对出了下联

2020年的春节越来越近了,作为春节一道重要的“开胃菜”,春联自然也是少不了话题的。

古往今来,精妙的对联不在少数,也留下了不少“千古绝对”,让后人想破了脑袋。


这个上联只有五个字,但近千年来,只有两个人对出了下联

祝枝山是“江南四大才子”之一,素来以才智机敏著称,对对子自然也是他的拿手好戏。

他们当地有个叫徐子建的师爷,平时心高气傲惯了,压根儿不相信祝枝山是自己的对手,就让祝枝山出个上联,自己对下联。

祝枝山也想治治这个井底之蛙,略一寻思,就出了一个上联——“三塔寺前三座塔”。

乍一看,这个上联实在是普通至极,无非是个数字联而已,那个师爷也是很高兴,脱口而出:“五台山上五层台。”以五对三,以台对塔,再合适不过了。

不过,如果让你这么轻易就对上来,那还是祝枝山吗?还没等师爷高兴多久,祝枝山又发话了:“且慢,我这上联还能加字,三塔寺前三座塔,塔塔塔。”


这个上联只有五个字,但近千年来,只有两个人对出了下联

这有何难?徐师爷紧随其后,答道:“五台山上五层台,台台台台台……”突然,师爷发觉不对劲儿,如果真对上五个台,那岂不是多了两个字?直到这时候他才恍然大悟,自己这是掉进祝枝山的圈套里了。

在数字联中,尤以“三”难对,而祝枝山又故意把上联分成两部分,让徐师爷放松警惕,最后再甩出这一“杀招”,确实太狠了!

这还没完呢,眼瞅着徐师爷对不上来了,祝枝山还不忘在一旁添油加醋:“老兄还要‘抬’么?”这是取一语双关之意,讽刺徐师爷在这儿故意抬杠找事呢!气得徐师爷满脸通红,只好悻悻离开了。

实际上,这个对子对不上来,真不能怪徐师爷,毕竟难度确实挺大。因为无论你对哪个数字,后面都要相应重复几次,这样一来,对子就难以成型了。

那么,这种对联真的没人能对出来吗?那也不是。北宋的王安石当年就曾想出这样一个上联——“三代夏商周”,一时无人能对出下联,直到一位叫刘贡父的学者给对了出来——“四诗风雅颂”。


这个上联只有五个字,但近千年来,只有两个人对出了下联

可能有人会问了:这不是“四诗”么?怎么只有三个风雅颂?这您就有所不知了,根据诗经不同的乐调,整体上可以分为风雅颂三大类,但雅又分为大雅(31篇)和小雅(74篇),从而合称为“四诗”。

这个下联的精妙之处,就在于虽然名为“四”,但实际上又可以当成“三”,这样便能与上联在数字上对应、在形式上相衬了。

不过,还有一种说法,这副对联并非出自王安石和刘贡父之手,而是当年苏轼在面对辽国使臣挑衅的时候对上来的。而且,当时的上联也并非“三代夏商周”,而是“三光日月星”,满朝文武没有人能对得出来,最后苏轼出马,对出了“四诗风雅颂”,这才灭了辽国使臣的威风。

这两个故事到底孰真孰假,咱们暂且不论,就对联而言的话,其实这两个上联相差不大,都是巧借数字“三”来增加难度。毫无疑问,“四诗风雅颂”堪称是最佳的下联。

后世曾有不少人都在尝试换一个下联,但是近千年下来,却没有一个更好的下联,聪明的你,可有更好的想法?

阅读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