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决战云贵川,比特币矿工开启丰水期「找电」竞赛

越来越多的矿工和矿场主都前往四川找电,矿工们都希望能在丰水期到来时,把之前亏掉的钱赚回来。

原文标题:《决战丰水期:大批矿工迁往云贵川》

四川大山深处的条条江河已经波涛涌动,再过 3 个月,它们迎来丰水期,水电成本将不超过两毛。

王胜利早就算好了时间,此刻他已经动身,要在四川丰水期水电到来之前,抢得属于自己的一块地盘。

他是比特币矿工。过去一年,比特币价格在熊市中跌破 3000 美元,加上国家对矿场的管理步步收紧,超过一半的矿场主要么因火电矿场不合规被清退、要么因电力成本高于挖矿收益而关机。

记者根据比特币全网算力下降幅度简单计算,目前至少有 82 万台矿机因电力成本高于挖矿收益,处于待开机状态。

候鸟逐食,矿工逐利。一矿业权威人士透露,内蒙、新疆、甘肃等地 80% 左右的矿工都跟王胜利一样,急需在丰水期到来前向云、贵、川迁徙,否则他们将活不下去。

找电

BCH 分叉后,比特币价格狂跌,彼时王胜利只是一个在安徽拥有 5000 机位的小矿场主。

年底,不少矿场撑不下去关机,他趁机收购二手矿机,转身去四川建了一个 3 万机位的中型矿场。

6 月丰水期到来之前,去四川建矿场是王胜利计划之中的事情。

四川矿场主赵淼有 20 万机位的全年均电,尽管已经有部分 S9 矿机处于关机状态,但还是在年底分别谈了 1 万机位和 10 万机位的丰水电。

赵淼告诉记者:「四川的水电分三段报价,丰水期 1.6~1.8 毛,平水期 2.8~3 毛 ,枯水期 3.4~4.1 毛。」目前,赵淼的 1 万机位矿场电力设计已经完成,10 万机位矿场还处于电力设计当中。

在元旦前夕,已有 10 多名新疆、贵州、甘肃等地的矿工前来和赵淼洽谈矿场的托管电价和合作建矿场的一手成本电价。

但一位前去四川谈电的矿工告诉记者,「虽然丰水期电价有足够的诱惑力,但对方并未给出一个合适的电价。我们有点干着急,但也没办法,现在定电价有点早,电价高出同行一分钱,都可能是一种损失。」

北京的矿场主刘安娜也在近段时间接待了不少前来洽谈合作的矿工。为迎接今年的丰水期,刘安娜在去年 10 月份就开始着手找电,12 月份在四川和云南建了两个总计 10 万机位的矿场。

我们是先办资质再建矿场。刘安娜说:「一旦看准的电,就要先打通电力资源关系,没有过硬的关系怎么能拿到电建场地?在当地,拿到电就是钱,这个肥谁都想吃。」

除了开矿场,刘安娜还经营一家矿业公司。她收购了 5 万台二手蚂蚁 S9、T9+ ,除卖掉的一小部分,剩下的全部放在自家矿场。

矿机综合托管服务商王杰也正在布置 15 万机位的丰水电矿场,另一边,他还在收购二手蚂蚁 S9 矿机。

王胜利告诉记者,建矿场,主要拼财力。矿场建起来预计投资 1300 万左右,如果没有财团做支撑,矿场就建不起来。

此外,和当地电力部门的合作关系也很重要。

「电厂还是一个很大的利益团体。举例来说,如果水电出厂价 0.18 元,但是人家就给你 0.22 元,0.04 就是他们的利益。」用王胜利自己的话说,谈电是一波三折的事,如果合作关系不到位,很容易被其他有实力的矿场主把谈好的电给抢走。

熊市布局,王胜利希望牛市能一把起来。本来他预计春节前会有一波小反弹,但行情并没有按王胜利的预期来。

求胜心切

四川的水电资源居全国首位,根据 2017 年四川水电名录,其大小水电厂有 6633 座,是湖南当年水电站 1.8 倍,是云南当年水电站数量的 2.17 倍。

目前,全四川拥有将近 7500 万千瓦时的水电装机量,全年发电量达 3780 亿度(7500 万水电装机量 × 210 天丰水期 × 24 小时)。

王杰说,由于四川的输电通道有限,每年大概有 500 多亿度的富余电没办法输送出去。这些多余的电量如果消耗不掉,只能浪费掉。

水电相比于南方电网,四川用电审批不是特别困难。

供电量大、电力稳定、成本低、风险小,这吸引了全国各地的矿工开始往四川去。

记者向多位四川矿场主了解到,今年丰水期的成本电价预计在 1.4~1.9 毛之间,如果加上差价和运营费用,托管电价将在 2~2.6 毛之间。

这比内蒙、新疆的托管电价便宜很多。根据内蒙矿场主宋伟宁透漏,内蒙、新疆电力大多是火电,电价大多在 3-3.5 毛之间。

火电成本高,也没那么灵活。

签下丰水期水电的矿工,到了枯水期,如果电价成本高于币价,可以选择关机,火电则没有这么灵活,不是想关机就能关机。

宋伟宁告诉记者,越来越多的矿工和矿场主都前往四川找电,矿工们都希望能在丰水期到来时,把之前亏掉的钱赚回来。

但事情也没有那么容易,目前国家电力政策还在收紧,一些不合规的小水电站关机,用电需求越来越大,行业头部电力资源却变得越来越有限。

宋伟宁观察道:「实力稍差的矿场主,更多是从二级电力市场分一些电,这也将导致一些矿工拿到的托管电价高于平均水平的 10%。」

博弈

宋伟宁还分析,丰水电对于挖矿行业而言的确是利好,对矿工而言更是利好。但有四种情况对于矿场主而言将是利空:

1、新疆、内蒙地区 80% 的矿工因急需在丰水期到来前迁往云、贵、川,如果这种情况真的发生,对当地的火电矿场主而言,就不是利好;

2、目前矿场的机位量远远多于矿工的机器总量,供大于求,拿到丰水电的矿场为了争夺客户,势必上演价格战

3、成本电价控制在 1.8 毛以下,相应地托管电价就不会超过 2.6 毛。成本电高于 1.8 毛的矿场,很难有竞争优势。

不论是已经抢到电力资源还是正在抢夺电力资源的矿场主,尽管他们预估成本电在 1.5~1.8 毛的之间,甚至有人说可以拿到 1.2 毛的成本电价,但丰水期前,矿场主们不愿和矿工签订一个准确的托管电价。

市场是浮动的,如果丰水期的电价降低或者其他矿场有更便宜的的电,那么对矿工而言是不公平的。

如何防范丰水期的抢电风险,矿场主赵川则动态来看,他认为,电价随着行情而变化,只要你能保证你的电价低于矿圈 90% 的用电量,你就能成这个熊市的赢家。「考虑其它复杂因素是没有用的,想挖矿,拼实力,拿便宜电。」

举例来说,全网平均电费 3 毛,那么最差你也得拿到 2 毛的电来做风险对冲,当币价每跌 100 美元,就会有一批矿机关机,算力也随之下降。所以你要保证你能做到成为 10% 不关机的人,你就赢了。

猜您喜欢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