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特币主权战争:利益面前,谁都想扮演中本聪

原文标题:《币圈开年大戏:比特币的话语权三方之争》

利益面前,谁都可以扮演中本聪。

2 月 9 日,Craig S. Wright 博士(下称澳本聪)自证「我是中本聪」的第二篇文章发布,内容中将过去中本聪一直匿名存在的原因归结为,「因从事法庭指控取证工作,以及政府部门担任的其他角色都不允许公开身份。」

在此之前,他公开了一份被称为「澳本聪首次公开自证是中本聪」的公开亮相式宣言「我曾是中本聪」,不久后又在社交平台上晒出自己是中本聪的「证据」。但事情并未按照他的设想走下去,根据他此前多次自称中本聪,唱衰比特币的行为,他的自我亮相收到的是大部分人的反感。

圈内掀起目标一致的打假风潮,在业内人士扒皮他给出的证据有明显的造假痕迹后,维基解密也成为打假澳本聪力量中的中流砥柱。

作为加密数字货币唯一的常青树,比特币保持着自诞生至今的绝对优势地位——市值第一,其中重要的原因在于其创始人从未出现在公众视野,这与比特币倡导的去中心自由不谋而合,也成就了社区共识,保护中本聪的神秘形象,维持比特币的去中心化性质。

当然,共识形成的背后,不出意外的牵涉着各家的利益,此次为做实澳本聪造假骗局贡献力量的人,不论是自称是中本聪的 BCH 核心开发者 Amaury Séchet,还是提出增发比特币的被误称为比特币 core 钱包核心开发者、国外用户 MaTT Luongo,都同时是这场纠纷的自我利益捍卫者。

因此,这场立足于社交平台言论的舆论口水战,实质上是 3 方比特币利益相关者,夺取比特币控制权的开端。

比特币 Core 的阵营

押宝闪电网络

纵观如今的局势,经过 BCH 分叉一战,吴忌寒主导的 BCHabc 成为 BCH 的接替者,澳本聪主导的 BCHSV 演化为分叉币 BSV。比特币 core 仿佛很久未发出声音。据了解,比特币 core 将全部力量集中在推进闪电网络的落地应用。

2 月初,基于闪电网络的钱包开始大规模出现。据业内人士爆料,基于闪电网络的钱包已经在国外扎堆上线,有十余家公司投身该赛道参与竞争。并且,在激烈的角逐下,产品已经由最初「又丑又难用的钱包」,更新至第二阶段拥有良好的用户体验和优美的用户界面的钱包。

最近推特上大火的 #LNTrustChain 也为闪电网络造了一波势。

一位名为 hodlonaut 的推特大 V 想测试一下比特币社区到底有没有信任,于是灵机一动,表示会把 10 万聪(约合 3.5 美元)通过闪电网络送给在他推文下面回复的陌生人。

这一发不可收拾,社区把这个活动做成了火炬接力,每个火炬手都会加一点聪,传给下一个,在传到 TwITter 的 CEO——Jack Dorsey 的时候,彻底点燃了整个社区的热情。闪电网络也彻底火了。

就连全美第二大披萨连锁店达美乐披萨也开始接受闪电网络,达美乐在 2 月 14 日宣布,使用闪电网络支付会有 95 折,手续费不到 1 美分,披萨 30 分钟内送到家。

对于用户来说,闪电网络钱包的最大的优点是可比拟支付宝的秒到账速度,这点对提高日常使用促进作用极大。现阶段已出现的钱包类型:自己掌控资金的钱包、托管型钱包、节点硬件、销售终端(POS),以及类似以太坊浏览器插件 MetaMask 的闪电网络浏览器插件。

目前国内尚未上线产品,因此也有业内认为闪电网络钱包将在今年爆发。解决了区块链产品落地难的痼疾,闪电网络钱包的发展无疑会到达一定的高度。初具雏形的闪电网络的生态基础能否和 Dapp 一争高下,也是比特币 core 重拾话语权的关键。

比特币要增发?

此次比特币话语权争夺战的开启,在公众的认知上,也由一贯高调的澳本聪率先发起,但事实却并非如此,看起来更像是另外两派人的有意为之。

上周,Satoshi』s Roundtable (中本聪圆桌会)上,有人提议增加比特币发行总量,停止每四年的挖矿区块奖励减半,以此确保矿工有足够的经济激励,也能保证比特币链的安全和延续。该言论的发表者是推特用户 MATT Luongo。

引起业内较多反对的声音,相关从业者都对此提出质疑,区块链安全团队 PeckShield 也声称比特币增加发行总量的可能性甚微。但该用户也在推特上直言「我就是那个说有一天可能不得不提高比特币供应上限的人。「比特币在二级市场的长期前景无法预测,打击也无法预测未来比特币交易需求会增加还是减少,更不知道那时比特币的价值是多少,交易频率是多少。

由上,Matt Luongo 认为比特币最终可能会成为结算链——只支持大型交易,并且,比特币的所有小型交易都会转移到二级市场。因为销售代币的团队无法控制市场,关于价格的承诺全部不可信。

在引起争论的同时,Matt Luongo 的言论在国内被打上「比特币 Core 下一目标是增发比特币,修改 2100 万上限,停止减半」的标签肆意传播。而 Matt Luongo 的推特账号介绍上,写明了自己的身份——「Founder @thesis_co, where we build @keep_project and @Fold_app」。

而细究业界大部分的声音,反对者的答案不外乎增发意味着共识破裂。这种长期由中本聪神秘存而维系的平衡,一旦被打破,比特币相比其他加密数字货币的神秘光环也将丧失。

除业内人士,1 月 12 日,PeckShield 硅谷研发中心负责人 Jeff Liu 也对比特币增发表达了反对意见。其认为,比特币总发行量 2100 万封顶是根本特征,社区达成共识改变这一特征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Jeff 认为,闪电网络的发展会扩大比特币的总用户量,并不会使比特币链上交易量减少。保证矿工的收益也有其他的办法,比如增大比特币区块长度从而扩大交易容量。

误被冠以比特币 core 的核心开发者,Matt Luongo 还曾晒出媒体截图,希望中国比特币社区有谁能纠正相关的错误。此次张冠戴的荒谬错误看似是无意形成,但后期的传播的力量足以说明,比特币 core 一派对比特币控制权的争夺也从未缺席。

BCH ABC 的阵营

新跳出的中本聪

自吴忌寒和澳本聪倒戈相向后,比特币的原著信徒便由 2 派正式分裂为 3 派——比特币 core 钱包、吴忌寒主导的 BCHABC,以及澳本聪主导的 BSV。

作为澳本聪的盟友,吴忌寒曾和澳本聪在统一战线上,他们都反对比特币 core 的闪电网络。尽管原因截然相反:吴忌寒一派认为闪电网络会导致比特币走向中心化,澳本聪一派则认为闪电网络会让比特币脱离监管。

不难看出,吴忌寒和澳本聪在价值观上处于绝对的对立状态。因此不难理解此后二人分道扬镳。

对于老对手 BCH 来说,澳本聪即使漏洞百出也会有追随者,舆论的阵地一旦失去就难以挽回。随即,BCH 核心开发者 Amaury Séchet 公开声称自己才是中本聪,并给出一段数字签名,声称这能证明自己的身份。

一位名为 Mark Ludenburg 的网友表示,这是一段 ECDSA 的签名,他附上了一段代码,结合 Amaury 给出的签名和哈希值,验证了这个签名与创世区块的公钥是符合的。

我们跑了一下这个代码,得到的结果是 True。

但其实这也不能完全说明 Amaury 所说的就是真的,比特币 core 的开发者 Gregory Maxwell 曾经在 StackExchange 上表示,签名是可以伪造的,任何人都可以假冒中本聪。

首席竞争者澳本聪也在推特上了 Amaury,说他连比特币最基本的逻辑都不懂。

Amaury Séchet 是谁?

Amaury Séchet 一直以 Bitcoin ABC 首席开发者的身份活跃在关于 BCH 的各种活动中,是代表 BCH 进行对外宣传的主要人物之一。2018 年 8 月,Amaury Séchet 被爆料已被 BCH Slack 社区踢出局,原因直指他提出的,澳本聪极力反对的利用「预先共识(pre-consensus)」框架减少交易时间的提议。

作为 Bitcoin ABC 首席开发者,Amaury 提出的不少建议都被采纳,如此前他议部署 BCH 新地址格式后不久,BTC.com 钱包和 Stash 钱包就陆续相继宣布采用新地址格式。

并且,在 BTC 生态发展遇到的诸多争议中,如区块容量的大幅增加、如何规范排序促进 BCH 扩容、改变比特币现金的地址格式,改变错误转账损失不可逆,以及加密货币分叉导致原始区块网络效应丧失的问题上,他都提出了自己的见解。

Amaury 是否是真的中本聪现在仍是未解之谜,但可以确定的事,在经历分叉后至今,BCH 的价格近乎 BSV 的一倍,但现实是,得到 BCH 称号的 Bitcoin ABC 团队并没有实质性进展。

但即使如此,这场比特币控制权的争夺战中,BCH 仍是最有力的竞争者之一。吴忌寒还有什么王牌,谁也不知道。

BSV 的阵营

澳本聪的「屡败屡战」

作为 11 月的算力大战中「输」的那一方,澳本聪好像并没有受到太大的影响。以他为代表的 BSV 网络,现在比 BCH ABC 还要活跃一点。

和以往一样,澳本聪自称为中本聪的证据,总会被网友深扒,以证明他是假的,这次也不例外。没几天,Reddit 的网友就扒出了论文造假的证据,详情可以参考 《如果造假水平不够高,那你当不了中本聪》

不仅如此,Twitter 大 V「维基解密」专门在 Github 上建了一个库,里面记录了澳本聪 6 次造假的证据,以及有 13 篇文章描述不同领域的专家表示澳本聪是骗子,其中光 V 神就怼了澳本聪 3 次。

除了澳本聪在「自称中本聪」上的屡败屡战,他也确实在极力塑造与中本聪符合的身份特征。

「我喜欢穿西装,乐意系领带。这是我的选择,是一个与财富相配的正常不过的决定。」他强调自己不差钱,不在乎财富,以符合中本聪淡漠金钱的特点。他称自己的职业是法庭指控取证,曾被称为「有影响力的间谍」。

因此,他设计和发明比特币是为了终止类似这样的职业需求,而最终目的是为中情局特别行动处提供或追踪资金的痕迹。这与澳本聪一直以来让比特币服务于世界政府的口号相符,但是否是中本聪创造比特币的初始目的就不得而知。

BSV 的活跃生态

虽然大家依旧不相信澳本聪就是中本聪,但是他所代表的 BSV 网络最近却非常活跃。

1 月 25 日,一个钟表的应用出现在了 BSV 上,这是比特币区块链上第一次出现动态信息,不少人认为,这个钟表的意义非凡,说明 BSV 已经可以承载网页代码了,这在之前是没有出现过的。而如果 HTML 代码可以上链,那应用的玩法就会层出不穷。

果然,从钟表出现开始,差不多每隔几天就会有些新的应用出现在 BSV 上,音频上链,小游戏上链,甚至经典的超级玛丽都放到了 BSV 的链上。比起 BTC 核心和 BCH ABC 网络,BSV 更多地在应用上发力,几位开发者总在尝试在链上放点新的东西。

有专家认为把 HTML 的代码放进区块链中并不是一个可取的行为,很不安全。这样的话,病毒的代码也可以被放进区块链中,这对用户来说,是极大的安全隐患。

不过在 BSV 看来这些都不是大事,代码上链只是一个铺垫,他们最终的目标,是要把互联网做成比特币的侧链。

互联网发展了 20 年,已经非常方便了人们的生活,但是现在看来还是有些问题,比如最严重的信任问题。澳本聪在去年 11 月 30 日的 CoinGeek 大会上提出了一个名为「Metanet」的新项目,目的就是打造一条基于区块链的互联网,一条新的价值网络。

澳本聪在那次 CoinGeek 的会议上举过一个二手车的例子来解释他的想法。现在在网上买二手车,商家告诉买家一辆车的所有信息,买家可能都不会信,因为信任问题太严重,买家无法验证商家说的话。但是在链上,一辆二手车被修过几次,使用时间多长,在哪里出过事故,这些信息都会被不同的群体记录下来。买家就完全不会有信任问题,因为链上的信息都是交叉验证,很难造假。

在澳本聪看来,这才是比特币真正的用途,通过比特币交易传输压缩数据,以改变互联网的运作方式,比现在的互联网更有效率,也更安全。

谁是中本聪 2.0 版本的大战已经开始了,老牌的比特币 core 团队想靠闪电网络维护中本聪的意愿,澳本聪代表的 BSV 想让互联网成为比特币的侧链,BCH ABC 团队也不甘落后,威望颇高的开发者也站出来参战了。

在各种山寨币的泡沫破掉后,在 2019 开年的时候,大家的精力都被集中在了这个加密货币鼻祖身上,这是不是奠定了一个全年的基调呢?

猜您喜欢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