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是一种真实和美妙的文学,是用作家心灵中的感觉形成的

诗言志,词传情,诗心显,词心隐。语淡情浓,事浅言深,乃得词心三昧。对词心的把握要注意以下几点:第一,探浑幽。浑幽,浑指浑成,幽指深幽。词心贵浑幽,全在于“性情”二字。原因之一,“性”是人的本性,即七情六欲,“情”指具体事件引发的感情,情由性引发,性由情传达,性情是人内心深处的情感,要靠强烈的、万不得已的外界来触发,不是肤浅的事物就能打动的,所以词心一定要深幽,不能流于浅薄,沈际飞云:“七情所至,浅尝者说破,深尝者说不破。破之浅,不破之深。”原因之二,人的性情是很复杂曲折的,不像数学公式那样有明确的内涵和清晰的规范,正所谓只可意会不可言传,语言表达的局限性使它难以穷尽对性情的描绘,何况七情六欲还会交织、转变,如乐极生悲、喜极而泣、悲喜交加、亦怒亦嗔,都说明了感情的丰富性和善于变化。


词是一种真实和美妙的文学,是用作家心灵中的感觉形成的

以景抒情

既然性情不可分割,那么词心就一定要浑成,不能流于破碎。因为词心浑幽,有时会使人感到词意难解,如白居易的《花非花》:花非花,雾非雾。夜半来,天明去。来如春梦不多时,去似朝云无觅处。调名下《古今词统》注云:“乐天自度曲。”意境迷离,神思恍惚,情韵幽眇,充满朦胧的美感。我们知道,白居易写诗是以通俗易懂、平易晓畅而闻名的,据说他经常修改自己的诗歌,直到能使村里的老妇听懂为止,这是因为白居易重视诗歌的政治功能,提倡诗歌要反映现实,干预现实,因此必须要妇孺皆能传唱。所以白居易就和李商隐成了唐代诗坛上一双对照鲜明的反例。李商隐的诗歌本来就很晦涩朦胧,还要取名《无题》,使人更加莫名其妙,不由生出“独恨无人作郑笺”之感;而白居易的诗歌本来就极其明白,可他还唯恐别人不懂,因此还要加题序以作解释,如《琵琶行》等。


词是一种真实和美妙的文学,是用作家心灵中的感觉形成的

春之景

但是,这一首《花非花》完全是换了一副面孔,竟然使人难以相信是白居易的作品了,甚至是比李商隐的诗歌还要朦胧。词中所言何物何事?是真是幻?全然不解。它在空间上是飘渺的,如花似雾,无影无踪,难以勾画形象,在时间上更是飘忽的,来时如梦去似云,消逝一瞬间。然而这不可把握的事物竟然使人印象深刻,读者在字里行间能清楚地感觉到它的美好、珍贵和可遇不可求,虽然只有短短几句,却使人心底蓦然生出几分怅惘、迷离和期盼。而这样一种美妙的审美感受却又无法用语言来表达,只能在心里默默品味。这正是词心的幽约之处 肖店易好佛崇仙,此等幻境魅影或许得自神光乍现、意识流离之时,而刹那的感悟触发了深埋的词心,这感觉如此强烈,又不可用常言常理表达,于是写下这鬼使神差的句子,然而用心人自然会和作者的词心产生碰撞,仿佛自己也身临创作其境,融化在那份感悟中了。


词是一种真实和美妙的文学,是用作家心灵中的感觉形成的

雾蒙蒙

阅读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