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钟南山对于疫情走势再作出新预测

睡了一觉,假期又双叒叕延长了……

在这个超长假期里,

老师“被迫营业”当起了主播,

学生难逃被直播软件支配的恐惧,

在家办公的白领实现了“躺着赚钱”的梦想,

萌娃们在家憋疯哭天喊地……

不过,大家的坚持终于有了回应!


「钟南山」今天,钟南山对于疫情走势再作出新预测

对于“啥时候可以动”的问题,今天国家卫健委高级别专家组组长、国家呼吸系统疾病临床医学研究中心主任、中国工程院院士钟南山终于给出了确切的预测。

当然,除了预测疫情走向,针对中国会否成为新冠肺炎输入地,新冠病毒的中间宿主都有谁,身体里出现足够抗体还会否再感染等大家关注问题,钟南山都给出了答案。

有信心4月底基本控制疫情

钟南山团队目前已经做出了疫情预测模型,预测高峰应该是在二月中接近二月底。当时没有考虑国外,现在国外情况变了,还要另外考虑,但在中国来看,有信心4月底基本控制疫情。

“我们的预测更接近权威”

钟南山表示,疫情开始时,国外有流行病学家用权威的试验模型,预测2月初,中国感染新冠肺炎人数将达16万人,这样的预测没有考虑到国家的强力干预,也没有考虑春节后的延迟复工。钟南山表示,“我们也做了预测模型,2月中旬或下旬达到疫情高峰,确诊病例约六七万人,投到国外权威期刊,被退了回来,感觉和上面的预测水平差太多,还有人给我发微信说,‘你的话几天之内就会被碾个粉碎’,但事实上,我们预测更接近权威。”

暂没看到复工回流后疫情数据上升

之前预测复工回流后会有高峰,但截至2月27日,没有看到疫情数据上升。因为上火车上飞机检查,下火车下飞机检查,把传染病传播打断了。复工的话,工人要接受核酸检测和IGM检测;其次所有工厂自来水龙头、下水道必须保持非常通畅。大企业复工万一出现聚集性感染,有可能造成很大的负面影响,因此需要保持1.5米以上的安全距离。

如12月初就严防,病人将会大幅减少

钟南山表示,假如在12月初,甚至是1月初能够采取严格防控措施的话,病人将会大幅减少。钟南山表示,他们曾经估计过,要是1月25号再实施的话,确诊病例将会增加到十几万人。

身体里出现足够抗体不会再感染

近日,出现不少新冠肺炎病患出院后核酸检测“复阳”的情况,对此,钟南山回应表示,目前不能下绝对的定论。一般来说,病毒的感染规律都一样,只要身体里出现了IgG抗体,且增高了很多,病人不会再感染。至于肠道、粪便里还有些残余,是病人有自己的规律。现在的要害怕的不是会不会再感染,而是会不会传染给别人,这是需要重点观察的。

新冠肺炎1人能传染2-3人

这次疫情传染情况可能比SARS还高,根据目前的统计来看,大概一个人能传染2-3个人之间,说明传染得非常快。不过,早发现的患者有85%以上都会好转,而危重症病死率比普通病人危险系数高九倍,特别是有高血压、心脏病、慢阻肺等合并症的危险系数会高好几倍。

新冠肺炎患者小气道粘液特别多

钟南山表示,新冠肺炎和SARS有区别,除了肺纤维化等共同的特点外,这个病有突出特点:小气道里面非常粘的粘液非常多,阻碍了气道的通畅。目前正在想办法解决。气道不通畅,容易导致继发感染。武汉危重病人病亡率接近60%。如今正想办法在解决缺氧问题,一些新办法在武汉尝试后,呼吸困难有所改善。

中国有可能变成新冠肺炎输入地

会不会再过一个阶段,中国成为疫情输入地?钟南山给出的回答是“有可能”。

“我们也要支持韩国日本抗疫”

钟南山表示,必须加强国际合作,互相交流,共同分享经验,建立联防联控。同时,不要忘记韩国日本对我们的支持,现在他们疫情发展较快,我们也要对他们支持。

疫情不一定发源在中国

钟南山说:“对疫情的预测,我们首先考虑中国,没考虑国外,现在国外出现一些情况,疫情首先出现在中国,不一定是发源在中国。从科研角度看,‘首先发现’和‘发源’不能划上等号,但我们也不能就此判断疫情是来自国外。只有对新冠病毒进行溯源,有了结果,才可能回答这个问题。”

不相信中间宿主只有穿山甲

钟南山认为,目前有一个线索,浙江舟山蝙蝠携带病毒,穿山甲也有高度的同源性,和广西蝙蝠也可能有关系,但到底新冠病毒是怎么来的,目前还是不清楚,钟南山表示不相信中间宿主只有穿山甲,应该还有其他的。

吃野生动物本就是人类陋习

钟南山指出,从这几十年来看,接近80%急性传染病都是从动物来的。吃野生动物,它所带的病毒往往通过变异传染给人。吃野生动物本来就是人类的陋习。21世纪已经出现三次冠状病毒感染,第一次是SARS,第二次MERS,第三次是这次的新冠肺炎病毒。这个病毒是怎么来的现在还不清楚。

建议提高疾控中心地位

钟南山表示,CDC(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只是技术部门,只能向上报,向地方政府报告以后,地方政府怎么决定是地方政府的决定,CDC没有权再进一步做什么。因此,钟南山认为CDC特殊地位未得到足够重视,建议提高CDC地位。

对突发性传染病重视不够

钟南山说:“大家对以前SARS印象很深,后来也做了不少研究,但觉得这是个偶然事件,之后很多研究部门就不搞了,我们对MERS也做了研究,而且是国际上第一次分离制作出MERS的模型,一直在搞,所以有些准备。但是大多数真正对突发性的传染病重视度不够,所以没有进行持续的科学研究,这次新发的疾病,我的感觉是在治疗上束手无策,只能根据很多原理,用现有的药来治疗,在十几天二十天这么短的时间里,能够研发新药根本是不可能的,这是需要长期积累的,这也体现出我们预防和防控体系的问题。”

钻石公主号邮轮采取的策略有点失败

日本确诊病例里,主要是“钻石公主号”占了很多,船上共3700多人,就有700多人确诊。钟南山认为,不许下船等着隔离的战略实际上有点失败。“我的看法是,这个船不管怎么豪华怎么大,实际上是一个闭路系统,极容易触及传染。”钟南山说。

疫情蔓延很快的国家可参考中国方案

钟南山表示,中国新冠肺炎疫情在达到高峰之后很快就下来了,蔓延很快的国家可以参考中国的方案,做到早发现、早隔离。“这是人类的疾病,不是一个国家的疾病。”钟南山如是说。

总结大城市防控经验

对于控制疫情经验的传授,钟南山总结到,对所有急性传染病来说,首先是控制在上游,一发现就隔离,这样比较难产生聚集性传染。第二这些病人应收治在定点医院,重症病人必须综合学科救治。还有大城市非常需要国际合作,好的治疗方法、好的诊断方法能够共享。

鉴别新冠肺炎和流感非常重要

钟南山认为,如何在很短时间内鉴别新冠肺炎和流感非常重要,因为大家症状相似、CT大同小异,这种过程很像。流感造成的肺炎每年有很多,如果把这些都混在新冠肺炎中,不是也变成是了。

阅读更多